shall we

晓炜的随拍。

然后,就,全部都结束了。My second love

同事自磨的咖啡,多好的下午茶时光。

我好累,让我去静静看会云好吗

绿树新芽,而我永远开不了花。

求学的儿子,疲惫的父亲。

麦当劳遇上的女生,很可爱,很适合做老婆的样子。哈~

生日快乐!

以后也带着女儿去骑车车。多幸福!

就这样进入了冬天。我恋夏,因为我叫盛夏。

Rick's Cafe:

拥抱,在月亮谷の夜

(欢迎点击链接关注公众号【白宇】,远方与姑娘的故事)


      日本姑娘美嘉子(Mika)是我这次旅行中,最喜欢的一个旅伴。

      我其实是想表达,习惯于独自行走的我,却非常乐意和她结伴,跟她相处的所有时光,都特别舒服,如沐月光似水

      至今还清晰得记得最后离别的时候,那是在埃及卢克索的一条巷子里,鲍勃·马利客栈门口,我将要前往车站,与她拉钩说“下次东京见”,便转身往巷子口走去,大约10米左右扭头,看见Mika还站在那里目送我,一边挥手一边笑,像极了《东京爱情故事》里的赤名莉香。走出去100米后,又一次回首,她还在那里,见我回头,便将手举过头顶招招手,250度近视的我已经看不清她的表情,但还是能感觉她笑起来眼睛眯成月牙弯弯的样子......

      这条巷子要不要这么长,我再不敢第三次再回头,匆匆走到巷子口,拦了出租车前往汽车站,一次让我魂不守舍的离别。

      和Mika认识纯属偶然,当时在约旦瓦迪穆萨,我买的是佩特拉古城两天的门票,第二天吃完早饭,背起相机直奔景区入口,在路上遇到五个游客,其中四个东方面孔一个西方面孔。我过去打招呼,除了那个非常热心的法国大叔外,其他人都是讲中文,彼此介绍了一下,得知他们分别是来自昆明的夫妻和新疆的妹子,而Mika则眨着眼睛,调皮地问我:“你猜我是哪个国家的?

      我想都没想:“你中文这么好当然就是中国的啦!”她嘿嘿一笑,直到我们走完了蛇道来到了卡尼兹神殿,Mika才悄悄告诉我她其实是日本人,看到我震惊的眼神,她得意地笑了,眼睛眯成了月牙。原来之前Mika来中国当过两年交换生,在那之前也自学过汉语,怪不得......

      新疆妹子小慧和Mika都是今天刚到佩特拉,她们决定先去世界尽头和代尔修道院,而法国大叔,昆明夫妻跟我一样,昨天就已经进来逛过一次了,我们决定走不一样的路线,去献祭台俯瞰佩特拉全景,然后从另一侧的战士墓,花园大厅下来,暴走3个多小时之后,在罗马露天剧场前与归来的小慧,Mika汇合。分别来得太快,三个中国驴友与法国大叔一起预约了一辆出租车,傍晚出发包车去亚喀巴。

      剩下我和Mika,没有目的,没有安排,那就随意逛呗。我们去了佩特拉古城北边一些游客很少会去的遗迹,甚至还得用上翻墙的技巧,休息的时候就躲在一处天然石头穹顶的洞穴里,开了一罐吞拿鱼罐头,用手抓着吃,边逛边聊边拍照,知道了关于这个日本姑娘的此次旅行的故事:92年的小姑娘,这次是研究生的毕业旅行,计划两个月自东向西的环球一周:不算中国,之前土耳其是第一站,然后这里,接下来还要去埃及,摩洛哥,秘鲁,玻利维亚,美国,台湾,最后回到日本,让人羡慕的是,除了中国和埃及,其他国家都是免签!

      在中国当交换生的两年里,她也去了除了西藏之外的很多地方,最喜欢的是云南的大理还有西双版纳,“中国门票太贵了!”她抱怨道,“但是食物很好吃,我最喜欢四川的hot pot!”说真的,这还是第一次认识热衷于川火锅的外国驴友!我也跟她分享了我此次Gap Year里一些难忘的地方,尤其是西藏——毕竟相比于日本护照,我们中国护照最牛逼的优势就是Tibet了,她看着到我手机里一些西藏阿里的照片时,用非常惊叹的口气一直说:“亿耐!”,在日语里就是“赞!”的意思!后来这一路她还教了我很多简单的日常日语,有些我至今都记得。

      傍晚沿着蛇道走出佩特拉,Mika一直用日语唱着哆啦A梦的主题曲,萌妹纸的形象彻底刻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。不忍心就此告别,我就问Mika佩特拉之后想去哪里,她说打算去瓦迪拉姆,也就是月亮谷,但苦于找不到人同行,独自前往的话很不划算,我眼睛都放光了,因为我也打算明天出发去月亮谷,同样纠结于找不到驴友分担包车费。于是两个人当即决定,结伴一起去!只不过Mika买的也是佩特拉两日门票,她明天还要在佩特拉再逛一天,那无妨,我也多在瓦迪穆萨小镇呆一天休息好了。她坐旅馆免费接送的车,而我晚饭之后步行去她所在的Vilentine Inn确定一下后天的行程,Mika看着我今天给她拍的照片,高兴地像个小孩子,说遇到了“摄影师小白”!

      月亮谷之行就是二人世界了,清晨出发一直到夜幕降临,在约旦中部的沙漠里,我和Mika一起寻访了褚红色山岩里的古老岩画,在几十米高的沙丘上玩滑板,攀登天然形成的岩石拱门,跟当地贝都因人坐在蒲苇凉席下喝红茶,听他们讲述劳伦斯的故事......抵达露营地之前,还帮着司机一起拾掇沙漠里干枯的灌木,作为晚上的生火之物。

      当天入住的营地只有我们两个游客,导游兼司机却给我们安排了两间帐篷屋子,我心里念叨着哥们儿也太没眼力价了!小伙子完全没察觉我的纳闷,兀自做饭去了,我和Mika则爬到营地旁边一座风化的巨型岩石的山顶,静静等待日落,她的sony微单相机这时候却坏了,可能因为进了沙子,我皱着眉头倒腾了半天也没修好,她倒是没那么沮丧,先指指她相机上的“Made in China”,摆出鬼脸摇摇头,再指指我nikon D700相机上的“Made in Japan”,竖起拇指说“亿耐!”我倒是有过意不去了- -

      晚餐就是传统的烤鸡肉,西红柿黄瓜沙拉还有烤馕,吃完之后我俩一起坐在帐篷里看我笔记本里的电影《浪客剑心·京都大火篇》,她听原声,我看字幕。电影结束时,已经晚上10点多,走出帐篷还得穿上外套,沙漠里的昼夜温差太大。今天是满月,抬头只见天空的薄云折射出一圈月晕,非常梦幻,环看四周,月亮谷沙漠显现出一种安宁的红色,像是在火星表面。

      我跟Mika道晚安,让她早点休息,自己则借着月光,再一次爬上岩石的山顶,去拍夜空下的沙漠,就在等待快门关闭的时间里,突然从黑暗里传来一阵脚步声,越来越近,我循着声音迎过去,原来是Mika也一声不吭地跟了上来,走到我面前,月光很亮,我看到她笑起来眼睛又成月牙了。“我也要抽一根”,她找我讨烟,我递了一根过去,有点小惊讶原来她还抽烟,Mika接着说:“好像中国男生都不喜欢抽烟的女生?”。我说:“是吗?我倒觉得女生抽烟的样子挺迷人的啊”

      今天白天的聊天我就知道她已经有男朋友,并且会在接下来的行程里,和他在玻利维亚汇合,她也问我有没有女朋友,我说没有,她问:“你想什么时候结婚?”我说:“大概35岁吧”。她又问:“你会娶中国的女孩子还是外国的女孩子?”我说:“应该会娶中国的女生吧,要是有日本或者韩国的也可以啊。”Mika就咯咯咯地笑,眼睛弯成月牙,可爱极了,我心里想的是,要是能娶一个像Mika这样的日本姑娘,一定会蛮幸福吧。

      尽管约定了之后还会在埃及见,但是一想到明天就要在约旦分开,还是有点不舍得,我小心翼翼地说“明天就要走了,拥抱一下当是告别吧~”说完,深呼吸一口,张开双臂,Mika上前一步,我们轻轻相拥,广袤无垠的月亮谷沙漠里,世界只此我们......

       爱笑的美嘉子姑娘,谢谢你的拥抱~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调侃,为什么不推倒,多好的一个“为国争光”的机会!这里我要说两点:1.这次旅行中,接触所有的日本驴友,都非常好,我很喜欢日本这个国家,也很喜欢日本背包客。2.对于男人来说,牵手比上床严重多了!况且我一直觉得,人与人之间,最美好的,就是拥抱~